炎陵县人民政府干部谭新林和黄诗燕病亡

  人物简介:
黄诗燕:株洲市政协副主席、炎陵县委书记,2019年11月29日下午在工作期间突发心脏病,不幸殉职,享年56岁。
  黄书记一路走好!也希望在职的炎陵领导们,继承黄书记的遗愿,化悲痛为力量,为新炎陵的腾飞努力奋斗! 贫困县的干部都顶着太大的压力,29号上午还在开会部署迎省检工作,下午就去世了,估计是心肌梗塞。

谨以此文悼念因病逝世的炎陵县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谭新林

岁月如梭。父母亲已经步履蹒跚,我们三兄妹也渐入中年。

刚过完年,新林哥哥突发重病,捂着腹部疼得开不得声,在上海进行前期治疗后,回到家乡医院卧床疗养。

我远在省城工作,除了偶尔回去探视,无暇顾及更多。嫂子和侄儿轮流在医院值守,问医取药,擦汗洗衣。妹妹说,从小就了解新林哥哥的口味,她可以做饭送饭。

早餐要多样又要营养,熬稀饭,煮土鸡蛋,蒸苹果,做包子,偶尔还加点红薯玉米土豆之类的杂粮。中晚餐鸡汤排骨汤加素菜,既要可口,又不能油腻。

吃完饭,妹妹又陪着新林哥哥到湘山脚下散心。病来如山倒,一向要强不服输的新林哥哥,身影不再挺拔,脚步不再清脆,俨然成了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孩。

这些年,每逢过年过节驱车回到老家,我习惯了看到老家那间低矮的泥土厨房,习惯了看到父母亲烧起柴火,嫂子和妹妹择菜,新林哥哥掌勺炒菜的场景。十几碗家常菜端上桌,难得回一次的我们吃得津津有味,在厨房里转了大半天的新林哥哥却不想动筷子,他若无其事地说,已经在厨房里吃饱了。

其实他是累饱了。现实中哪有什么岁月静好,只是有人在替我们负重前行。一个大家庭,其实天天都在演绎一场大戏,支撑这场大戏经久不衰的台柱子,就是那个暗暗使劲掌控局面的主角。

如今回想这点,我不经意间竟然疏忽了20多年。担任单位一把手、常年奔波在基层一线处理繁琐公务的新林哥哥,其实还奋战在家庭生活的一线,照顾生病受伤的父母亲,料理侄儿的婚姻大事,处理亲戚朋友的人情瓜葛,每一件事都是具体的,每一个日子都是劳神费力的。

妹妹一天天起早摸黑送饭,四面八方的领导同事和亲戚朋友也依次送来祝福,新林哥哥病情也在一点点控制。

让最亲的人成为最近的人。妹妹说,守着新林哥哥大口吃完自己送去的饭菜,就像守住了全家人的支柱。[谭圣林《送饭》]
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
炎陵县人民政府干部谭新林和黄诗燕病亡
   知道家乡炎陵县委书记黄诗燕突发疾病去世的消息,已是今天凌晨了。那时灵车已经载着他的遗体,告别炎陵,直奔市区悼念厅。
   脑子里可以清晰地呈现的图像是,这位书生模样的书记,曾经带领一班强人,无数次直奔扶贫、抗洪、救灾、招商、拆迁等涉及人民名义的现场。他或许从未想到,自身生命的精气神一旦透支完毕,就会任意选择一个终点,戛然而止。
   诗燕书记的劳苦功绩,自然会有官宣表述。我作为众多在外奔波的一名炎陵游子,在为20万炎陵百姓痛失领头燕的同时,又一次近距离深刻地感受到生命的极端脆弱。
   很直接的,我就想起了今年七月四日累垮病逝的新林大哥。诗燕书记是新林大哥的兄长和师长,新林大哥是诗燕书记的帮手和助手。他们伸出太阳晒不黑寒风吹不裂的双手,和同仁一起,使劲拼命,擦亮炎陵县的每一个日子。
   记得新林哥去世后,诗燕书记第一时间赶到悼念厅,双膝跪下,眼泪流下。他对我说,作为一名县委书记,我在县乡村三级干部大会上,多次表扬你大哥谭新林,肯定他这位政法书记的工作。这是破例。
   如今回转看, 同一年里,一个班子竟然两位才50几岁的战友在一线倒下,这也是破例。只是这个破例,是那么沉,那么重,那么悲,那么痛。
  炎陵人聚集的各个微信群里,纷纷向诗燕书记致哀。在感叹生命健康至关重要的同时,也感叹当前基层干部工作的无比艰辛,甚至对他们表示深深的同情。
   我身边经常有厅局工作的同事或朋友抽调去搞扶贫督查,几十上百张表格,张张都是清单,条条都是任务,字字都是责任,我曾经在乡村摸爬滚打过多年,看着这些都汗颜打颤。
   从省里下去督查几天都觉得头疼,一线干部要抛家离子,长期坚守,一一落实到位,稍有差池就寝食不安,个中辛酸苦辣,只能压在心头。而这,仅仅是千头万绪中的其一。
   诗燕书记走了,新林大哥走了。炎陵的绿水青山里,留不住像他们一样的无数英灵,但是一定会在他们驾鹤西去的影子里,更显灵光。
炎陵,炎灵。[文/谭圣林]

TAGS

炎陵县,谭新林,黄诗燕

上一篇:a5072v大客车交通事故要吸取深刻教训
下一篇: 张嘉倪八卦面相解析有无福气